搜索
派克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虎牙发火,“中国王者荣耀第一人”违约赔款近半个亿

2018-11-24 14: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7| 评论: 0

摘要:   这些标准对主播来说是不是太严苛了?  11月15日,知名主播嗨氏与前东家虎牙直播的跳槽纠纷案二审结果出来了,按照判决结果,嗨氏需要向虎牙直播支付4900万元的巨额违约费。  据天眼查法律诉讼显示,嗨氏原名 ...


  这些标准对主播来说是不是太严苛了?
  11月15日,知名主播嗨氏与前东家虎牙直播的跳槽纠纷案二审结果出来了,按照判决结果,嗨氏需要向虎牙直播支付4900万元的巨额违约费。
  据天眼查法律诉讼显示,嗨氏原名江海涛。法院认定江海涛利用虎牙公司资源,成为“中国王者荣耀第一人”后,却恶意违约,给平台造成了巨大损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2016年9月,知名度还不是很高的江海涛与虎牙直播签署协议,成为虎牙直播上的一名游戏主播,与其约定的违约金是300万元。签约后,虎牙方面为江海涛提供公司的品牌、用户、推广、带宽等资源作为扶持。
  后来,江海涛的知名度和身价被抬高,虎牙与他针对合作费及违约金进行了调整提高。

  


  虎牙要江海涛赔付4900万元
  2017年1月,虎牙、江海涛及关谷公司签署<<虎牙主播服务合作协议(预订)>>。<<协议>>约定,虎牙向江海涛提供直播支持,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江海涛将虎牙作为网络直播及解说的独家、唯一合作平台;关谷公司负责代替虎牙,向江海涛发放合作费。
  这是一则很正常的商务契约关系,问题就在于一项排他性条款。那则条款称,江海涛在合作期间内,不能在虎牙竞争对手的平台上进行直播,现在的、可能存在竞争关系的、未来存在竞争关系的网络直播平台都不行,商务活动也只能听虎牙方面的安排。
  一旦江海涛违约,虎牙有权收回他在虎牙直播上已经获得的利益,江海涛还要赔付虎牙2400万元人民币。
  这都不算什么,更狠的在后面。或者,以江海涛在虎牙直播上已获取的所有收益的5倍作为违约金,赔付给虎牙。
  2017年6月,虎牙方面综合花了至少600万让他参加浙江卫视综艺节目<<高能少年团>>,试图把江海涛推进大众视野,将其打造成主流新生代偶像。江海涛的母亲对此欣然接受,还希望他多栖发展。
  当所有人都以为江海涛的未来之路平坦坦时,令人吃惊的事情出现了。
  同年8月27日,江海涛在未与虎牙直播沟通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离开虎牙直播,在竞争对手斗鱼直播开展直播活动。虎牙立即发布公告称,该行为已严重违反双方合作协议,构成单方面违约。
  江海涛决定投身斗鱼前,在个人微博上公布过即将前往斗鱼做直播的消息。虎牙第一时间试图与江海涛进行协商沟通,但多次协商未果。而促使江海涛离开虎牙直播的原因,源于一场骂战。
  去年8月,江海涛与一个叫楚河的虎牙主播互撕,双方粉丝互不谦让,最终江海涛落败,主要矛头都指向这个20岁的男孩。

  


  法院公开的判决书显示,2017年8月底至9月初,江海涛遭受虎牙平台另一主播联合其他主播打压、攻击最严重之时,当时江海涛及其母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辱骂、攻击短信及骚扰电话,他们被迫关机。
  江海涛觉得,虎牙作为平台方,没有起到调节好双方的作用,“前期多次敷衍的处理方式”。他将此次事件的爆发和平台的冷处理行为,归结为他离开虎牙的主要和最直接原因。
  但是虎牙方面认为,这是私人恩怨,江海涛无任何证据证明该事件与虎牙公司有任何关联,不能以此为借口违约。
  法院认为,主播是一个综合能力很强的职业,面对和处理网络言论应为网络主播的职业内容;网络主播,尤其是长期从事网络主播的主体应当有能力正确面对和处理来自网络褒贬不一的评价甚至谩骂。
  江海涛前往斗鱼做直播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他和虎牙的关系走向破裂。
  虎牙方面向法院提供了一个数据,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江海涛在虎牙直播平台做直播以来,合作收益共计11186666.24元,按照5倍违约计算,最终账面数字是55933331.2元。如果把各种赔偿叠加在一起,不止这个数字。
  在一审环节,虎牙把江海涛跳槽到斗鱼的行为,实质定义为“和竞争对手合谋”的结果,互联网直播企业相互挖角、恶性竞争激烈,普遍都认可应当用一定金额的违约金约束主播违约行为。
  最终,虎牙要江海涛赔付4900万元。法院支持。但江海涛方面认为违约金过高。这也成为了一审的焦点问题。
  江海涛方面向上申诉,最终判决书写到,“江海涛上诉没有提交有效的理据论证4900万元违约金过高,该上诉理由本院予以驳回”。
  即便如此,江海涛方面依旧认为,恶意挖主播、扰乱商业规则的行为主体是像虎牙这样的平台公司,而不是主播,主播只是商业食物链的最底端,只是一个被交易的“物件”。
  主播离开平台的原因除了平台之间恶意挖角之外,还与平台只愿意通过挖角方式争夺主播资源,不重视平台建设及主播权利保护有关。
  江海涛方面称,若放任平台公司成为合同法违约金调整机制的例外,任意设置天价违约金以锁死直播行业从业人员的流动性,将影响该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打击直播行业从业人员的从业积极性。
  如何评价虎牙主播嗨氏?
  江海涛很小时,父母就离婚了,他跟母亲一直生活到现在。母亲教育他要学会独立。而她很多时候会帮助江海涛运营微博、QQ等社交账号,每个晚上要回复上万条信息,手机不离手。
  13岁,江海涛就开始出来混江湖,那时他接触到了人生中第一款游戏CS1.6,并做了第一个关于CF的视频,愿望很简单,“有人看就行了,有人在不开心的时候,(视频)能给他带来快乐”。他陆陆续续做了很多视频,单集点击量最高的有一百多万。
  在初中那会儿,他做了没多久,就因为家庭原因隐退了。有一次,一个看他游戏视频的观众给他打电话,希望他重新做游戏视频。他没有被说服。没过多久,又有很多人给他打电话,令人惊讶的在于,他不断收到视频观众写给他的信。“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地址的”。

  


  他开始回到网络世界,继续做游戏视频。
  “如果没有他们,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江海涛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多少朋友,在网络世界里,能找到很多与他一起聊天的人。
  出道时,他想给自己取一个具有标志性意味的名字。他在过往的经验中寻找样本作参考。他发现,很多有名气的网络名字,都有一个真实姓名的字夹在其中。他决定把他真实名字“江海涛”中的“海”用起来。
  这是有典故的。
  他在打游戏和解说游戏时,说话语气都比较激动。在网络世界,这种兴奋的状态被称作“嗨”。刚好,“嗨”的状态与姓名中的“海”恰好是一个音,他决定采用“嗨”字作为自己的“艺名”,至于“氏”字,就有些成熟了,把“嗨”和“氏”放在一起,容易产生一种不一样的成熟型化学反应,至少令人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好奇感。
  那之后,他开始称呼那些看他视频的人叫“嗨宝”或者“观众”,从来不叫粉丝。
  2016年有三款游戏很火,一个是<<英雄联盟>>,另外两个是<<王者荣耀>>和<<全民超神>>。前者是PC游戏,玩家很多,但玩游戏的环境局限在电脑上;后两者是移动端游戏,易于操作,接触人群的门槛更低,拿起手机就能玩。
  江海涛可以选择这三款游戏中的任何一款游戏作为长期直播的主体,经过一番思考后,他选择了<<王者荣耀>>。回头看,此举十分正确,他选择了<<王者荣耀>>,<<王者荣耀>>成了他。
  第三方移动应用数据调研机构Sensor Tower发布的2018年Q3报告显示,在手机游戏方面,<<王者荣耀>>依然是全球最赚钱的游戏App。
  江海涛的粉丝多是中学女生,一位女“嗨宝”撰文评价他:“他对游戏这个行业的认知非常清晰,对市场了解的很透彻,这属于智商的一部分吧。他明确地知道什么时候是成熟的时机,什么时候他应该去做什么。”

  


  有数据图显示,在2017年3月31日至2017年6月30日,在YouTube上观看他视频的观众年龄段,集中在18-34岁。令人惊讶的在于,有接近1%的65岁以上老人也在关注他的游戏视频。
  嗨宝们很心疼他,因为他常年在直播时大声解说,嗓子患上了慢性咽喉炎。在女“嗨宝”的眼里,他是一个直男,但是他学着给嗨宝送口红,说情话,见面会上,与嗨宝吃饭。
  “1229”是他的直播房间号,每次参加颁奖典礼,发表获奖感言,他都会说,“感谢1229的家人们,是你们的一路陪伴……”嗨宝们每每听到这句话,都会很暖心,“有种被惦记的感觉”。
  但也有虎牙方面的工作人员匿名在知乎截图透露,江海涛“中国王者荣耀第一人”的头衔,是被其身边人给平台施压加上去的。
  该人士称,在直播上,要求强行增加直播人气、将所有推荐图加上“王者荣耀第一主播”字样、将所有顶级推荐资源给嗨氏。在媒体上,要强调“嗨氏始终是王者荣耀一哥”、“董小飒主动夸奖嗨氏”。除了微信聊天,还有不断的电话施压。

  


  而知乎网友@河西枇杷树 也称:“嗨氏是我看的第一个主播。也曾经疯狂追过直播,但是怎么说呢,日久见人心,人设立久了会慢慢坍塌,观众都是明眼人。我宁愿他爆粗口,也不愿装做一副伪善的样子暗中带节奏。”

  江海涛最近一次直播在11月15日,他的斗鱼直播间标题显示:最近太累了,休息一段时间。有观众不断涌进他的房间,发现空荡荡的,又退了出去。
  江海涛离开虎牙造成了虎牙用户流失?
  与江海涛很像,张大仙、韦神、蛇哥等直播平台头部主播也因跳槽,官司缠身,“违约诉讼”成了他们和平台争权夺利斗争中的必走流程。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在梳理部分相关裁判文书发现,主播与平台签订的合同里,大多包含了“排他条款约定”,规定主播必须在某一直播平台“独家发布和解说”、“不得在其他直播网站或者移动应用平台上进行直播”。
  针对中部主播,部分合同在规定中以“一口价”的形式确定违约金,如果是头部主播,则是在此基础上,增加收入翻倍赔偿的违约规定。
  “主播在平台面前其实上诉是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一旦签署了这份带有“卖身”性质的合同,都是身不由己,完全由平台通过各种手段和力量来掌控。”在“江虎案”(江海涛和虎牙)的二审判决书上,江海涛方面如是总结主播与平台的关系,主播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在很多协议里,违约金有两层作用,一是补偿,二是惩罚。平台通常不会将一般主播告上法庭,他们通常选择头部主播开刀,以儆效尤。
  在“江虎案”中,法院一审认为,用户数量与流量,是互联网企业命脉所在,是关系其生存发展的核心问题。只有不断吸引用户,才能支撑其不断融资、生存与发展及盈利。
  游戏主播在借助直播平台的知名度、用户基数以及推广、技术服务资源成名后,本应继续严格履行合同,但其在合同期内故意到有竞争关系的平台进行长期直播的违约行为,不仅使原平台付出的推广、服务资源化为泡影,更为严重的是,造成原平台用户流失。而用户是互联网的价值所在,用户流失,直接会影响互联网企业的收益及价值。
  虎牙提出了一份报告想要证明“江海涛离开虎牙造成了虎牙用户流失”的结论。法院经过审阅后,认可了报告的有效性。
  核心内容是:在2017年7月22日至2017年9月1日期间,虎牙直播<<王者荣耀>>品类日活跃用户数量,低于江海涛直播间日活跃用户数量。
  法院一审时,挑明了一条准则:游戏主播若对因其违约造成原直播平台基础用户、活跃用户及用户注意力流失而否认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公开至新平台的用户情况,与原平台用户进行比对,若主播举证不能,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这些标准对主播来说是不是太严苛了?
  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贝赛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现在学界对于直播行业的竞业限制也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主播跳槽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既然合同已经约定了高昂的违约金,那么适用违约金即可,不应采取竞业限制。”

  “另一种观点认为,即使存在违约金,但最后还是转嫁到新平台的挖人成本中,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与商业道德,应当适用竞业限制条款,法律同时规定了竞业限制的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两年。”贝赛称,竞业限制确实能起到一定的规范效果,但当前业内对于是否应该对主播适用竞业限制暂无统一定论。
  (石灿 关注资讯社交平台、泛媒体领域  微信号:S1468002343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文/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声明】:派克网(http://www.mypake.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需转载,请带上本文出处链接地址。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admin@mypake.com,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处理。
收藏 邀请 (责任编辑: admin)

最新评论

  • 将意见发给我们
  • 通过email将您的想法和建议发给我们
  • 信息部:admin@mypake.com
  • 管理投诉部:admin@mypake.com

    手机版| 派克网 ( 粤ICP备14002755号 )  

    GMT+8, 2018-12-16 08:54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派克网

    Copyright © 2012-2015 mypa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派克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