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派克网 首页 创业 查看内容

巨头集体重回创业期

2018-11-28 09: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7| 评论: 0

摘要:   “在淘金地,每个人都必须赌博,经历失败,再接再厉,直到成功。很多时候,成功之后又是失败,然后是更多的赌博,直到最终无力再战。在那个对失败习以为常的地方,失败并不是耻辱。”  ——H.W.布兰兹黄金时代 ...

  “在淘金地,每个人都必须赌博,经历失败,再接再厉,直到成功。很多时候,成功之后又是失败,然后是更多的赌博,直到最终无力再战。在那个对失败习以为常的地方,失败并不是耻辱。”

  ——H.W.布兰兹<<黄金时代>>

  1

  11月14日下午两点,ofo召开全员大会。戴威站在公司前台大厅对所有员工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一年多前,作为共享单车行业的两强之一,ofo和它的创始人兼CEO戴威还是媒体和风投追捧的宠儿。戴威成为当年各种创业名单、榜单的常客,包括福布斯的30岁30人。在采访中,朱啸虎也夸奖他,“一看这个人就很沉稳。”

  而现在,这家总融资超过15亿美元(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的公司,正深陷债务危机。各个机构的评选中,也再难觅戴威的名字。

  戴威和ofo的处境,一半归咎于其年轻,缺乏经验,在管理上犯了错;另一半则是共享经济去泡沫的必然结果。

  2017年,共享经济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最夸张的时候,北京街头甚至出现了“共享马扎”,但是投放了不到一天,十多个就被人“顺”的只剩下了4个。有网友调侃:我不扫码就坐的话,会扎屁股吗?

  共享单车走到今天,风险投资难辞其咎。公平地说,共享单车确实解决了人们实际出行的问题,戴威他们在北大独自运营的时候,也是一个能够赚钱的小生意。但是,当资本不断的涌入这个行业后,一切就开始失控。在投资人的追捧下,创业者不知不觉中高估了自己和公司的能力,而投资人也沉浸在用钱砸出的数据里。最终,贪婪的人为贪婪付出代价。


  ‘风’中的戴威

  眼下,各个机构开始忙着评选新的创业名单、榜单,戴威不得不带着ofo重回创业期。据参加14日公司大会的员工透露,戴威表示三四个月之前,自己曾想过放弃,因为确实没钱了,不想管了。但是后来他不希望公司像小蓝车那样,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

  实际上,除了重新调整状态,再次进入创业期,戴威根本没有其他选择。放弃,可能就是永远离开创业圈。

  2

  必须重回创业期,并不只是困境中的ofo独自要面临的处境。实际上,大部分的小巨头,不论是上市的还是曾经计划上市,都要正视这个问题。

  “创业者是最不容易的一群人,对创业者而言,我们的创业之路就像推开一扇门,外面是漆黑一片,这条路是不清晰的,是一边摸索,一边认知,一边修正的过程。”在联想之星十周年大会上,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如是说。

  眼下的滴滴正处于修正期。

  2018年的几起乘客严重被伤害事故,让滴滴经历了一个困难时刻。程维和柳青发出了<<郑重道歉>>的公开信,顺风车业务下线至今,已经过去了3个月。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的消息,称滴滴出行的部分股票正在私下交易中易主,交易的价格显示公司的估值大约在500亿-520亿美元。而2017年私下交易时,估值还是560亿美元。

  “京东必须要二次创业了。”一位离开京东的老员工说。

  曾经,“二次创业”这个口号在京东的采访中出现过很多次,比如“二次创业做京东到家”,“二次创业做生鲜”。但现在,京东自身正遭受着空前的考验。近一年内,它的股价从最高点的50多美元,下跌至了现在的约20美元,市值跌去了60%。

  京东2018年Q3财报显示:期间营收1048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5.1%,看起来不错。但与2018年前两个季度的33%、31%相比,呈现出增速下滑趋势。而且,京东活跃用户数首次出现下降。截至2018年9月30日,年度活跃用户数(过往12个月至少有一次购物行为)为3.05亿,比6月30日少860万。

  原本,在连续的高速增长后,随着基数的不断扩大,增速下滑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对比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3.855亿、较去年同期增长144%的数字,京东是时候要重新审视自身了。

  从2009年出手拯救京东的今日资本退出,到高瓴资本减持京东购入拼多多,这些最聪明的风险投资人的用脚投票,也在提醒着京东,必须要拿出创业的精神,重回创业期了。

  那些敏锐的、具有危机感的企业家们,则选择主动带领公司重回创业期。

  虽然唯品会总是打破电商连续盈利纪录,连续24个季度盈利。但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在8月份的时候,就表示要带着公司“重回创业公司,回到生意本源”。

  2016年的时候,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就在微博上写道:““5月18日开始,我直接管手机产品研发和供应链,至今49天。今天召开了小米手机部全员动员大会,吹响了手机部第二次创业的号角,大家表态: 团结一心,绝不辜负米粉期待,做高品质高性价比的产品,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的乐趣!”

  3

  提及“二次创业”,意味着公司的发展遇到了瓶颈。但今天,大部分公司的瓶颈,不过是时代转换的必然结果。

  “这个世界怎么了?”猎豹移动CEO傅盛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自问。他清晰地记得,困境来临时,第一只靴子落下的信号:两年前猎豹发布Q2财报,那个季度用户量在增长、流量在增长,却没有完成收入目标,当晚股票重挫了20%。他觉得迷茫又委屈:“我和大家都足够努力,并未因为上市而松懈,移动广告的单价应该越来越贵,为什么我们在Facebook的单价反而低了呢?为什么我们没有像所有励志故事那样不断努力不断突破,反而遭此重挫呢?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很简单,互联网正从移动时代进入后移动时代,人口红利吃完了。

  大概是从2012年开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用金钱换时间”成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口头禅。这也是滴滴成立,京东、猎豹们发力的开始。

  滴滴创立后,一路蒙眼狂奔,先合并快的,再合并Uber中国,成为投资人开口必提的明星案例。程维回忆起当年,说有种虚幻的成就感。程维说,自己能感觉到巨大的危机,希望能够去补贴,从竞争导向变成用户导向。“这个不是虚的,是你能感觉到的,如果你融更多的钱,只是为了打死对手,但最终并没有向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用户最终需要的还是出行服务嘛。”


  用户们最终看中的还是服务。再看京东,之所以能够在阿里独大的情况下,做到上市,市值一度过千亿,不外乎是用户相信其自营模式的品牌保障,以及自建物流带来的便利。但如果在天猫、拼多多开始建立这种质量信任,社会物流越来越快弥补体验差距时,京东不提升自己的体验,不找到新的突破点,也就失去了优势。

  在面向公众的宣传中淡化自营与第三方的差异,成立京东“京东数字科技”,京东开始从卖商品到卖服务的战略转型,也说明京东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但变革的浪头可能比想象来得更猛烈、更快速。

  “理性地看,行业的变革,企业的兴衰,就像大自然的进化一样,看起来生机盎然,其实冷酷无情。你总觉得你无比努力,但当赛道切换之时,你再多的努力都是徒然。”傅盛感慨,恐龙是一种多么成功的生物,赢得了那个时代所有的优势,但一颗小行星的撞击让它彻底灭绝。淘汰你,和你无关。

  “离这个行业很远的人,总是喜欢用不够专注来批评我们,但是谁又能知道,如果不是我们不断勇于尝试,我们又怎么能从创业的累累白骨,从已经消失的杀毒软件行业中走出来,越挫越勇,越战越强呢?这个行业都消失了,我们还在保持增长!”傅盛感慨。有统计表明,失去增长引擎的公司只有不到10%能够活下来。并不是团队们不努力,而是过去所有的经验和能力在赛道消失时,要快速地切换到另一个赛道。

  4

  2年前,美团CEO王兴指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此后,各种公司纷纷开始了下半场布局,但却并没有公司层面要求重建创业精神。

  大部分公司和用户并没有感受到,上半场和下半场有什么不同。尤其是2017年,创业者们一边喊着下半场,一边感受着共享经济的风口,以为把单车摆在地铁口,把货架搬进办公室就是下半场了。

  但当昔日的明星企业ofo陷入困境时,互联网的上半场就真的结束了。那个靠补贴换市场,拿金钱换时间的时代,一去不返。

  互联网进入后移动互联网时代,而下半场与上半场将会完全的不同,即使是强大如腾讯、阿里也开始主动调整自己的架构。

  9月30日,腾讯宣布第三次调整集团组织架构,腾讯把此次主动革新看作是迈向下一个 20 年的新起点。

  马化腾在后来的公开信中表示,“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场的序幕正在拉开。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要让个人用户获得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我们必须让互联网与各行各业深度融合,把数字创新下沉到生产制造的核心地带,将数字化推进到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

  11月26日,阿里巴巴也宣布自我升级组织架构。

  阿里CEO张勇在公开信中表示,“我们就要面向末来,不断升级我们的组织设计和组织能力,为末来 5 年到 10 年的发展奠定组织基础和充实领导力量。”

  对于任何一家趋于成熟的公司而言,不论是组织架构的挑战,还是要带领重回创业公司的状态,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傅盛说,“转换一个组织的认知和能力,往往比从零开始还要困难。”

  这种“二次创业”的状态,就像要把走过的最艰辛的路重新走回去,重新再寻找另一条出路。

  “在这样的一趟路程中,‘回头’是多么令人寒心的词语。之前的每公里都由最辛苦的跋涉换来,而且越来越难,直到最近,只有确定每一步都在向前,才使下一步成为可能,而现在,我们将返回十几公里。当我们在1849年10月4日转身背对太阳返程时,整个旅途再没有哪一段比现在的步伐更加沉重和艰难。”正如萨拉.罗伊斯在她的淘金日记中所写的。但正是因为那次回头,他们才活着走出了洪堡洼地,并最终抵达了淘金之地。

  当腾讯和阿里都调整结构,转换战略方向的时候,他们也透露出一个信息,一个优秀的、自驱动的组织,就是要变革自己。任何组织在今天都不是传承过去,而是必须面对未来,必须要回到未来的基本规律当中。

  下半场已经开始,如果公司还沉浸在往日的舒适中,对于业绩增速下滑的事实视而不见,结果可能只有一个。就像诺基亚CEO约玛·奥利拉最后的那句话一样:“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文/朱晓培
  来源: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声明】:派克网(http://www.mypake.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需转载,请带上本文出处链接地址。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admin@mypake.com,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处理。
收藏 邀请 (责任编辑: admin)

最新评论

  • 将意见发给我们
  • 通过email将您的想法和建议发给我们
  • 信息部:admin@mypake.com
  • 管理投诉部:admin@mypake.com

    手机版| 派克网 ( 粤ICP备14002755号 )  

    GMT+8, 2018-12-16 08:54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派克网

    Copyright © 2012-2015 mypa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派克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